最新地址:www.qqcao83.com
最新地址:www.qqcao84.com
安卓用户下载我们的app|点击下载
艳照门 直播做爱 偷拍自拍 强奸乱伦 经典三级

我就这样进入联谊圈子的真实

来源:都市言情推荐星数:5星发布时间:2020-03-31 14:15:29

  • 2020-06-02

  • 礼貌式的点头,客套式的寒暄,及便的在陈大哥的旁边坐了下来而坐在一旁的玲姐,则是拿着麦克风高兴的唱着歌,一首接着一首唱着,我跟陈大哥就在包厢里的角落谈着公事
    玲姐虽然我见过她很多面,也跟她接触过了几次公事,算是小熟了,但跟陈大哥谈着公事的时候,我的眼神总是会不时飘去她的脸蛋及身材上。
    陈大哥:「阿泽,你陪我老婆唱歌嘛!我先去忙一下,有几通重要的电话要打。」话一说完,陈大哥拿起了手机就往包厢的门口快步走去。
    「玲姐,我敬你一杯。」我拿起了酒杯对着她说。
    玲姐:「阿泽这样不行喔!陈大哥一不在就想灌我酒。不行不行,我们来划拳好了,输的喝一杯。」
    「划拳?玲姐你会吗?不然我们来玩数字拳好了。」
    「当然会,这有什么困难的!」玲姐拿起了酒杯,话一说完就往我旁边坐了过来。
    「好,开始啰!」我微笑的对着玲姐说着游戏开始。
    「五!十!十五……」
    玩了一会,两人实力不相上下,总是一来一往的喝着酒。
    越是玩得起劲,玲姐的动作就越加大,再加上那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亲密肢体动作,我心里可是怕得要命,很怕陈大哥一进来,看到玲姐跟我那么亲密,真不知道陈大哥心里头会是怎么想。
    「五!十!十五……」继续在包厢进盡情地喊着。
    时间过了大概二十分钟左右,陈大哥忙完进了包厢,只见玲姐像是把陈大哥当空气一样,完全不理会似的,还是硬拉着我要我继续跟她玩。但这下子我可慌了,陈大哥进包厢的时候,玲姐的另一只手是放在我的大腿上游移着,脸又靠我靠得近,陈大哥这下一定误会了,我还是快想办法別让自己继续尴尬下去才行。
    为了化解这尴尬,我便起身要让座给陈大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但陈大哥像不以为意似的招着手示意要我坐下并笑着说:「呵呵,继续啊!沒关系,陪我老婆划拳。」
    但我心里却是蛮尴尬的,毕竟刚才玲姐是整个身体靠在我身上,左手拿着酒杯喝着酒,右手则是放在我大腿上的场景。虽然陈大哥嘴上说着沒关系,但我还是觉得尴尬万分,我看我还是想办法快点化解这尴尬才行。
    为解决这样的尴尬,我拿起了酒杯,故意地跟坐我身旁的陈大哥喝着。陈大哥自然地勾着我的肩,在我肩上拍了几下,开始一副面有难色的对我说着:「阿泽,我们不是不熟,我想今天有事情需要你帮忙,也正因为我们熟,所以我信得过你。」
    「这有什么关系,有什么话你直说,能帮的我一定帮。」
    「这事要我怎么说得出口。」陈大哥叹了一口气说道。
    我笑着回答陈大哥:「吼,把我当朋友嘛!除了钱,其它好说。」
    陈大哥:「呵呵,那我就跟你直说了。我们夫妻在性方面一直有问题,老婆对我的碰触总是排斥,我在那方面是沒问题的,但老婆就是希望能多点情趣,多点感觉才愿意让我碰触她,所以我想要求你跟我们夫妻一起做爱。」
    一听到这儿,我更加尴尬了,一来陈大哥是公司的金主,二来我可沒这样的经验,也或许陈大哥只是开个玩笑。我想为确保万一,我还是想办法推掉才行:「这……不太好吧?况且我沒这样的经验,我怕我不行。」
    陈大哥:「拜託你了,起码让我们夫妻尝试看看。我不是不爱我老婆,只是希望她在那方面能满足,我也能藉着机会跟她燕好。况且我们夫妻都谈好了,你也是我老婆挑出的人。」
    我回头看着玲姐,玲姐沒说话,微着笑对我点了头,继续拿起酒杯喝着酒。
    我突然的听到这样的要求,脑袋像顿了,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陈大哥的要求。
    陈大哥打蛇随棍上的马上补了一句:「你不回答,我当你默认了喔!我现在去忙,你先在包厢跟我老婆培养一下感情,我晚点回来。这下就麻烦你了。」话一说完,陈大哥便笑了笑,往包厢门口走去。
    我尴尬地看着玲姐,问她:「玲姐这……你真的愿意呀?」
    玲姐:「陈大哥他不是跟你开玩笑,我们讨论过也考虑过了。」
    这下可换我面有难色的说:「但……我真的沒这样的经验。」
    「做爱也沒有经验吗?」玲姐往我身上靠了过来,对我笑着说。
    一靠了过来,她的手便往我大腿上一放,并在我的大腿上游移了起来。亲密的肢体动作挑逗着我的每根神经,激情将进一步点燃,舌、嘴、手,任意地在我的身上挑逗着。或许是酒精已在我脑中起了作用,也沒再去思索着眼前的玲姐我跟她做了这样的动作将会为自己带来什么后果,只是继续配合着她对我的爱抚,并开始迎合着她。
    玲姐那带着酒精味道的小嘴在我耳边唿着气,灵舌更是调皮地在我的耳垂挑逗着。我张开着双腿,全身摊在沙发上,盡情地享受玲姐带给我一份不一样的情欲挑逗。
    过了一段时间,我的手机响起。是陈大哥打了通电话给我,说已经在车上等候了,要我带着玲姐去停车场上车。我与玲姐便整理好身上的仪容,两人像个情侣般的,玲姐勾着我的手陪我从包厢走到停车场。
    开了车门,上了陈大哥的车,陈大哥示意我陪玲姐坐在后面,陈大哥就开着车,而我与玲姐在后面继续挑逗着彼此。由于酒精的挥发,精虫的上脑,我早已不顾陈大哥在前面开着车时,对着后照镜看着我与玲姐的每一个动作。
    在车子的后座,玲姐躺在座椅上,我人压着她,玲姐那左脚勾着我的腰,与我激情地热吻着。
    车子后来来到了一间六星级的汽车旅馆,一进这房间,只有一个感觉,又美又大。但映入眼帘的美,是比不上眼前的美丽熟女,以及那等会一触及发的性爱游戏。
    三个人一进房间就往那舒服的沙发坐着,开始聊起天来,当然也为了接下来的性爱游戏做了一个开场。
    陈大哥点了根烟,在沙发上轻松的坐了下来,开始谈起了他的观念。
    陈大哥:「老婆在近几年的房事上总是半推半就的,老婆也坦白地跟我说,对于我的碰触,她早已失去了感觉。沒有感觉的房事,虽然是夫妻,一样还是做不来。」
    此时玲姐坐在我旁边就像小鸟依人似的,手勾着我的手,头放在我的肩膀,与我一同听着陈大哥的观念并点头微笑认同着她老公的说法。
    陈大哥:「我们也是第一次经验,至于会带来什么样的感觉,我们是沒预期的。但刚刚在车上光看你跟我老婆的挑逗,我倒是沒什么吃醋,反而觉得已经很多年沒看老婆那么快乐,我心里头却是高兴的。」
    我一脸疑惑的问着:「真的?不会吃醋?从刚才包厢到现在,我可是担心你生气,担心得要命。」
    陈大哥:「接下来就知道了。你们可以开始了,我在这看电视,你们两个先一起去洗澡,我后面再加入。」
    陈大哥话一说完,玲姐不慌不忙的走到化妆台前卸下了髮夹,脱下了上衣及短裙,剩下那黑色的内衣及性感的丁字裤,走来还坐在沙发的我前面,牵着我的手与她一同进了浴室。
    一进浴室,玲姐就撒娇的抱着我说:「阿泽,我有点醉了,帮我脱内衣裤,帮我沖水好不好?」玲姐手环抱着我的腰,我伸出双手绕过她的背部,细心地解下她的最后防缐。那内衣一落下的同时,一对浑圆饱白的胸部就这样跳了出来,加上那尖翘带点深褐色的乳头,真是美极了!
    进到了SPA淋浴间,手抹了沐浴乳在彼此身上的每寸肌肤清洗着,滑滑轻轻的在身体游走的感觉,的确是很舒服。
    当两人身上沾满了沫浴乳,玲姐似乎也很懂得情趣,开始用她的身体像跳三贴热舞般在我身上磨蹭,我闭上双眼,不甘示弱的用手指调皮地玩弄着她那两颗乳头。
    磨蹭完后,玲姐低下头看着我那阴茎说:「你好坏喔!这么快就硬了,还如此的硬,一定很想跟我做爱。」
    此时的我尴尬的笑了一笑,拿起了莲蓬头帮彼此身上的泡沫沖洗干净。
    玲姐:「幹嘛,紧张呀?都不说话,那你抱我去浴缸,陪我泡泡澡好吗?」
    酒精虽然已在我脑中漫延开来,让我脑袋感觉微醺,我却还是使出了力量,一个弯腰便把玲姐抱了起来往浴缸走去。
    玲姐:「这浴缸未免太大了,我们都能在里面游泳了。」
    两人躺在浴缸泡了一会,虽说是泡澡,倒不如说是在浴缸继续调情,玲姐的手自从进了浴缸后就不曾离开过我的身体,我也乐得轻松地享受玲姐带来的每种爱抚。玲姐美丽的躯体浸在这浴池中,随着水波的荡漾也教人垂涎了起来。
    此时坐在沙发上的陈大哥,香烟是一根又接过一根的抽着,房间的气氛似乎显得有点灼热了起来,那是混合了一种期待与不安的感觉,陈大哥表现了出想要让平日两人的性幻想快点成真的心情。
    我和玲姐从浴池站了起来,缓步的走出了浴池,拿起早已放置在浴池一旁的浴巾,各自把浴巾往自己的身上围了上去。玲姐那美妙的身材、修长的玉腿,衬托出她整个娇躯更加迷人,尤其是围了上浴巾后,显得更加诱惑性感,如同维纳斯女神雕像般的美妙娇躯,让人真是恨不得把她一口吞入肚子里去。
    这诱惑,早就让我忘记一切自己的身份,以及陈大哥就在一旁的沙发看着我们的演出,我一把抱住了玲姐往房间走去,再轻轻的将她放在床上。
    玲姐不发一语的躺在那洁白的床上,用那陶醉的眼神看着我,我心头那头野兽早已出现,接下来我一个动作,我的人也跟着扑到玲姐的身上,两人紧紧地交缠亲吻着。那赤裸裸的肌肤相亲,如同触电般的舒畅,酒精也在两人週身血液中燃烧,烧起了两人的熊熊慾火。
    我一头趴在玲姐的胸前吮吻着她的乳房,手更是沒闲着,一手抱住她的背,一手在她的身上游移着,并用舌尖去舔吸着乳尖。玲姐发出一阵又一阵销魂的呻吟,一只手握着我的阴茎上下套弄着,另一只手则紧抓我的肩膀。
    我已经将玲姐逗弄得躁热不堪,下身开始湿了一大片,随后我再浅浅的将手指插入那蜜穴中缓缓地抽动,这时已把玲姐弄得是淫声连连。
    在一旁的陈大哥这时早已褪去了衣裤,站在一旁看着我带给他老婆的激情,因为这感官视觉最刺激的地方就在于,眼前的女子是他的老婆。
    陈大哥扶着那早已因为受到了刺激的阴茎,缓缓地走到床边坐了下来,伸手抓住了玲姐的巧手往他的阴茎上握去。此时的玲姐两只手各握着一根阴茎上下套弄着,这样的玩法,让玲姐像是着了魔似的嘴里喊着:「两个好老公都给我……我要……」
    陈大哥将手掌缓缓在玲姐的娇躯上来回抚摸,并轻舔玲姐的耳朵及颈子,我同时舔吮着玲姐一边美丽的乳尖。玲姐的身体起了变化,阴道中不断有水流出,脸开始羞红了起来,但并沒有太多别扭,而是继续配合着两位男人。
    陈大哥眼见时机已成熟,轻声的问玲姐:「想不想让他进去?」玲姐红着脸点了点头。
    我边摸着玲姐的蜜穴,那蜜穴是那样的温热和潮湿,我想也许此时她最需要的就是一根硬挺之物,至于那硬挺之物的主人是谁,就似乎不是那么重要了。
    我擡起玲姐的双腿架在肩上,将阴茎对准玲姐那蜜穴洞口,腰身轻轻的一挺一推进,就这么进入了玲姐的体内。我起先并沒有用力挺进,只是缓缓地、慢慢地将我的阴茎插进去,再缓慢地抽出,玲姐的阴唇在我的进退中一张一合,时而挤出那淫味十足的汁液。
    陈大哥这时退到一旁,在我们身边冷静地观赏着活生生的春宫,看着我对玲姐的抽插,看着他那美丽的娇妻正与我性交着。
    我开始慢慢加重了抽插的力道,玲姐终于再也忍受不住地大声淫叫了起来。陈大哥在一旁再也受不住了,将早已坚挺着的阴茎塞入玲姐的口中,如此一来,玲姐那娇美的肉体总算同时容纳了两支男人的阴茎。
    陈大哥这时平躺了下来,要玲姐像母狗一样趴着,就在玲姐将陈大哥阴茎含入口中的同时,我再继续将阴茎从玲姐的背后插入了蜜穴。就像所有A片中的情景一样,一个女人同时承受着两个男人,但唯一不同的是,这不是A片,我就是那其中的一个男主角。
    想到这,我可是更兴奋了起来,这兴奋让我更加卖力地快速而用力地挺进、抽出,肉对肉的撞击发出「啪啪」的声响,而玲姐口中含着陈大哥的阴茎,「呜呜」的发出呻吟声。
    后来陈大哥指示玲姐趴在床边,让他自己可以很清楚地看到我是如何将阴茎插入。在我再进入玲姐的体内后,玲姐这时体内是相当的温暖并且潮湿,再经过我几番抽送后,玲姐嘴里大喊着:「高潮了!」我顺势一阵勐烈的进出,也拔出阴茎将那白浊的精液射在玲姐的大腿上,我们两人就在在人性、道德、礼俗、禁忌等多重矛盾冲击下,双双达到高潮。
    这时在旁辅助许久的陈大哥,手握着他那坚挺硬物准备上阵,玲姐很熟悉地知道陈大哥喜欢的体位,往那床上一躺,双腿微微张开着,迎候陈大哥进入,陈大哥腰一挺进入了,玲姐双手扶着陈大哥的肩膀,配合着陈大哥的进出。
    陈大哥边进出着那蜜穴,边问着玲姐:「喜欢吗?喜欢在我面前让其他男人带给你高潮的感觉吗?」
    玲姐娇声回答着:「好爱,爱死这样的感觉了!」
    陈大哥一段勐烈的冲刺,在床上一个跪步向前,把阴茎往玲姐的嘴巴一放,醋意加上那刺激感袭上了心头,将袭上心头的感觉换作一段白流射出,姿意地在玲姐那小嘴里一次解放。
    事后三人就像一如往常的盥洗后坐在沙发上聊天、讨论着过程。当一同步出房间门之后,三人心中开始都有着一个默契,就是这事只有我们三人知道。